江南织造局 曹雪芹家族破败之迷:掌管织造局,
 
当前位置:首页

江南织造局 曹雪芹家族破败之迷:掌管织造局,

《红楼梦》描写的贾家被抄家、没落,普遍被认为是曹雪芹对自己家族的文学化描写。曹家当年是掌管清朝江南织造局的实力派,可谓金饭碗中的金饭碗,最后怎么会破了呢?

一、捧着金饭碗的织造局

本文要说的这个部门是清朝时的江宁织造府,有些人可能会觉得陌生。这个是干嘛的,顾名思义既然叫织造肯定和纺织还有衣服有关。

因为江南地区明清时期纺织业发达所以官府在江南地区设立官局织造织造,其中就有江宁(南京)织造。江宁织造作为清朝时内务府设在南京的机构,负责办理绸缎服装并采买各种御用物品。明朝由提督织造太监主管。清初仍旧。顺治时曾由户部差人管理,旋仍归宦官之十三衙门。

到了康熙二年(1663),改由内务府派员久任。衔名初称“驻扎江南织造郎中”,后改为“江宁织造郎中”(或员外郎)。

从这上面看既然和采购有关的绝对油水多,当时南京的纺织业非常发达,仅南京市区就拥有织机3万多台,男女工人5万左右,依靠丝织业为生的居民达20多万人,年产值达白银1200万两。

但是这样一个部门却出现了钱荒随后,这是怎么回事呢?这还得从江宁织造本身说起。

二、主管是皇帝的亲信

因为江宁织造局本身是个所谓的肥缺,所以任命的官员本身也是皇帝亲信,比如第一任江宁织造郎中曹玺也就是曹雪芹的曾祖父。还有其子寅,孙子曹颙、頫亦任此职。而曹氏三世在官时,常以密折报告各处情况,为康熙皇帝提供关于江南地区的大事小情。江宁织造本身不仅仅是个织造局,更是个监视江南地区的一个机构。

关于曹玺。冯景的《解春集文钞》卷四《御书萱瑞堂记》有这样的记载:“康熙己卯夏四月,皇帝南巡回驭,止跸于江宁织造臣曹寅之府;寅绍父官,实维亲臣、世臣,故奉其寿母孙氏朝谒。上见之,色喜,且劳之曰:”此吾家老人也。”然后萧奭《永宪录续编》载:“寅,字子清......母为圣祖保母。所以从这里可以看出当时曹家和皇室关系密切所以深受信任,而曹玺的儿子曹寅和皇帝的关系更加密切,曹寅的母亲是康熙皇帝的奶娘,他本人十六岁时就入宫为康熙銮仪卫,他比康熙皇帝小几岁因为时常在皇帝身边所以也深受信任。

结果康熙二十九年任苏州织造当时曹寅不过三十出头,三年后移任江宁织造。康熙后六次南巡,其中四次皆住曹寅家。曹寅病危时康熙特赐奎宁,并派人星夜兼程由北京送到南京,可惜药未到,曹寅已经病逝。红楼梦中的贾演就被认为是曹寅的原型。康熙四十五年(公元1706年),曹寅的长女嫁平郡王纳尔素为妃;康熙四十八年(公元1709年),次女嫁某蒙古王子为妃,可以看出曹寅活着的时候当时曹家处于巅峰期但是曹寅去世后曹家就走了下坡路,在康熙五十一年七月曹寅病逝于扬州。十月曹颙奉旨继任江宁织造。结果到了康熙五十四年(1715)正月,曹顒在京述职期间病逝,享年二十三岁。江宁织造又由曹寅的侄子曹頫接任,然后到了雍正五年(1727)曹頫因为经济问题被罢官。

三、成也帝王败也帝王

关于曹家走下坡路的原因,一些红学家有不少政治阴谋论。其实也没啥阴谋论,就像上文说的一个事缺钱。

一些读者会觉得是不是因为曹頫贪污导致被罢官?其实还真不是因为在曹寅的时候当时的江宁织造府已经出现问题了,当时他负责的江宁织造衙门亏空9万余两白银,同时兼任两淮巡盐御史任上亏空23万多两白银,合计白银32万余两。读者看到这会觉得织造府还有巡盐不是肥缺吗?怎么会亏空呢?

主要是有两个原因。其中一个就是花的太多,这主要和康熙南巡有关,当时康熙皇帝五次南巡四次住在织造府,为了南巡迎驾大典,曹家花钱不少,而且还是要一些皇帝、皇室成员甚至朝中权贵们交办的额外差使,各种事项加起来都要花费不少钱,而且曹寅去世的时候曹家已经没啥钱了这点康熙皇帝自然是知道的,所以康熙皇帝他让曹寅和李煦轮任 “两淮巡盐御史”,希望用盐课弥补。

所以到康熙五十二年,亏空勉强补上。根据曹颙上奏:“。。。怜念奴才母子孤寡无倚,钱粮亏欠未完,特命李煦代任两淮盐差一年,将所得馀银为奴才清完所欠钱粮。皇仁浩荡,亘古未有。今李煦代任盐差已满,计所得余银共五十八万六千两零,所有织造各项钱粮及代商完欠,李煦与奴才眼同俱已解补清完,共五十四万九千六百馀两。。。。。。尚馀银三万六千馀两,奴才谨收贮。”

通过调用盐课还剩了三万余两,而这三万两白银却被康熙皇帝送给了曹家。

康熙朱批是这样说的:“当日曹寅在日,唯恐亏空银两不能完,近身没之后,得以清了,此母子一家之幸,剩余银两,尔当留心,况织造费银不少,家中私债想是还有。”从康熙的这一批示看,曹家的不但不是富可敌国而且有点债台高筑的迹象。

第二个原因是曹寅自己不善于管理财务也不擅长经营,比如康熙四十年前后,曹寅曾经想贩铜赚钱,就拟了一份奏折想去涉足这一行业,但贩铜需要钱,想从内务府借十万两白银。康熙结果立即准奏但是后来内务府世家参与的太多。曹寅自己不会经营导致贩铜逐渐亏本,因为康熙皇帝庇护所以没有追究亏损的本钱。所以内务府在财务管理上必然存在问题,曹寅本人又是花钱如流水康熙皇帝都批评过他南巡接驾活动搞的奢靡。

有读者又会疑惑亏空不是补上了吗?为何还会被抄家难道真是因为像一些人想的站错了队站到了八皇子那边?

四、用人不当害人害己

其实还真不是,曹頫这个人早期来看康熙和雍正挺器重他的,给人感觉老实本分,而且曹頫文章写得好,雍正皇帝还夸赞其为“大通家”,而且从雍正皇帝的一些言行记录来看,曹頫和当时的怡亲王关系很好。所以不应该是站错队,从他在康熙到雍正年间上奏疏来看,他还是很尽心干活的。而且雍正皇帝还回复说有啥困难找怡亲王,而怡亲王可能就是小说里的北静王。

但是文章写的好不一定擅长理财和管人,康熙皇帝时就告诫过曹頫要管理好底下的人省的他们招摇撞骗,而且康熙皇帝也知道曹頫不是做生意那块料。比如在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曹頫请求将八省督抚承办七分红铜,赏给自己来办。结果被康熙皇帝否决,然后康熙六十一年曹頫卖人参还亏本了。

在康熙五六十年,内务府奏请将两千多斤人参分交江宁织造曹頫、苏州织造李煦、杭州织造孙文成售卖。曹頫分到之六种人参七百三十八斤十一两四钱,共售银一万七千二百七十一两九钱七分七厘五毫内,收得银八千两交付藩司。结果到了六十一年(1722)十月二十三日,查曹頫售卖人参仍有九千二百馀两未交。

当时南方的人身价格很贵但是按照雍正皇帝的语气来看明显曹頫把买卖赔了。所以后来雍正皇帝也对曹頫失去了信任,而且雍正皇帝本身就是个手腕强硬的人他的不少亲信都下场凄惨何况曹頫。

最后因为织造府继续亏空外加骚扰驿站和试图转移财产被下狱抄家,而且讽刺的是抄家的时候没抄出啥钱:“查其房屋并家人住房十三处,共计四百八十三间;地八处,共十九顷零六十七亩;家人大小男女,共一百四十口;余则桌椅、床几、旧衣零星等件及当票百余张外,并无别项,与总督所查册内仿佛。又家人供出外有欠曹(頫)银,连本利共计三万二千余两。基本上全是不动产外加票据,而且当时尚空亏雍正五年上用、官用缎纱并户部缎匹及制帛浩敕料工等项银三万一千余两,把家产变卖勉强堵上亏空。

最后还有非常骚扰银子的脏银443两,直到雍正十三年还拖欠三百两最后被免除。虽然曹頫罪被免了但是家族彻底衰落。

所以像织造府这样油水多又深受皇帝信任看起来似乎是不差钱,几乎是捧着金饭碗的地方,但是如果管理不善照样是金饭碗锈成灰何况是那些没钱管理还不行的地方。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