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不当兵 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三个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好男不当兵 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三个故事

引言:很多人梦想重回古代成为一名士兵,跟随着将军北伐漠北实现汉家男儿的热血。可是,翻开史书我们会发现,历史会记住功成名就的“霍去病”们,却不会记住那些成为枯骨的大头兵。我们依旧假设三段历史,从假的故事中窥测真的历史。

秦军戍卒

我是关中地区的农夫,现在正奉命集结,准备在白起将军的带领下攻打赵国。说起白将军那真是一个了不得的英雄,作为一名没落的贵族子弟,一路凭借军功重现先祖的光辉。据说其祖先是穆公的将领白乙丙,到他那代已经非常落魄。当然作为贵族后裔,将军的起点依旧不是我们纯粹的草民能比。按照我们秦国的法律,爵位分为二十等,只有下八等才能通过军功获得,所谓“民爵不过八”。

null

【白起可不是一些人想象中的平民代表。人家是标准的贵族后裔】

当然将军也只是天花板比我们草民高而已。斩首立功并非是指所有敌军的首级都可以斩下换爵位,那样岂不是全国遍地爵士?按照商君(商鞅)的律令,只有斩杀对面的贵族军官也就是 “爵”,才能换取自己的爵位,斩杀一般士兵最多换点赏钱或者土地。

对我们来说这个实在太难,能上战场的贵族往往有一身上等的甲胄,还有着不错的武技。对我们这种刚刚从农田里征召过去的士兵而言,杀死他们的难度无异于上青天。我兄长曾经参与围攻一名燕国的军官,十几个人上去就我兄长在内的两三人活着回来。但他说就算能够杀死这名贵族,同伴之间也会有一场争斗,毕竟大家都是出过力流过血的,凭啥功劳要归你?甚至还有割下死去战友的首级,把脸划花冒充敌国贵族的恶性事件发生。

null

【一般的秦军绝不可能单独斩杀六国贵族】

从这个角度看,白起将军能够通过军功一路升迁确实不易。我们这种征召戍卒就砍杂兵首级换点赏钱吧。唯一让我替将军不平的是,无论其军功有多高,都只是“爵位”高,实际的国家管理并不靠军功阶层。哪怕是地方的小吏也是通过推荐得到位置的。这种文官自成一系,推荐人和被推荐人一般是熟人乃至师生。因为按照大秦律令,一旦被举荐的人犯了事,那么举荐人也要倒霉,甚至会判同罪。这也导致这个圈子的封闭性很强,毕竟没有人愿意用自己的首级去担保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哎,这年头大家都不容易,我这种没有高大门第也无知名导师的普通人还是想想打完仗怎么料理好自家土地吧。

唐朝的募兵

我是范阳节度使安禄山麾下的一名健儿。(注:唐朝称呼募兵为官健或者健儿)说起我们幽州啊,那真是当兵的好地方。国初时,大唐用的还是府兵制,所有的士兵需要在折冲府报道,然后领取武器。

null

【有名的府兵其实只在特定的时间段发挥过作用】

可这套制度是典型的北朝军制,很多地方根本没有普及。随着时间的推移均田制度被破坏,朝廷也就放弃了那套,转而专心招募职业士兵。

这下我们这样的人就有机遇了。以往打完仗就要回家种地,现在我们可以世世代代占据一块土地,把他传给子孙后代。但这样也就等于固定了我们的生活,像我父亲来到这儿扎根,我就必须承袭父亲的位置。随着土地的兼并,农民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被严密地锁死在自家田地上。反而是我家这样的军人变得非常坑,根本没办法离开自己的土地,地位远不如那些世家子不说,连商人都显得比我们自由。

null

【后期的唐军士兵之所以成为节度使们的心腹大患,盖因节度使是“中央空降”,士兵却是地头蛇】

要说我们有什么优势就是朝廷不但给我们土地要给我们军饷。可随着杨国忠那奸贼的上台,吏治比李林甫时期更为腐败,我们越来越难得到来自中央的军饷了。还好我们的安大帅非常够意思,他凭借这皇上给的恩典统合了三镇的军政大权,再利用手上的权力和周边胡人部落做贸易,最后用这些钱给我们发军饷。真不愧是粟特人出身,大帅的脑子就是灵活。

null

【其实很少有人知道哪怕是安史之乱结束后河朔三镇依旧坚持供奉他的雕像】

相比我们那些内附的胡人就要舒服的多。他们往往是呈部落规模地被征调,所以朝廷对单个胡人士兵的约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批胡人就有了远超我们的自由。大帅为了拉拢他们给出了我们汉兵所不可能得到的金银财宝,真偏心眼。他还特地从俘虏和收编的胡人之中挑选精锐敢战之人,组成““八千曳落河”。

不过凭良心说他们的战斗力远比我们强这是真的,尤其是突厥人的骑术更不是一般汉儿可比,只有同样出身再塞北的汉人才有可能与其匹敌。靠着他们安大帅再执政期间数次击败契丹人,还连续数年向中央进贡契丹战俘。也正是因为安大帅能战,朝廷才会给他这么高的待遇。

null

【唐军骑兵通常由出身在塞外的汉人或者内附的胡人组成】

也正是因为他深得皇帝信任,所以我们一致决定,无论外人怎么说我们都会跟随他诛杀杨国忠这个奸贼。当然话说回来,凭大帅的给我们的待遇,就算他是真的造反我们也愿意追随。

明代的卫所兵

我是辽东地区的卫所士兵。说起卫所军的苦那真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按理来说耕战一体是汉人的传统。可以前的王朝至少军饷和安家费是管够的。偏偏到了我朝就不是,太祖立志要一支不花钱的军队。这下可把我们苦坏了。我家原本是江南人,因为被选中,不得不自费盘缠来到辽东。还要自掏腰包购买各种生活用品乃至一些武器装备。

null

【明代的士兵其实非常艰辛】

做了士兵在朝廷的户籍上就属于“军户”,不但自己终身不得脱离连子孙后代也要被限制。原本朱皇帝倒是给我们一些田地用来生活,可山高皇帝远永远不过时。没多久我家的田就被军官给霸占了,原本殷实的家底也被逐渐掏空,彻底沦为军官们的农奴。

我就不幸诞生在这样的家庭之中。前几天熊廷弼(此时的最高长官)前来视察,长官特地挑选辽东地区最有战斗力的一批人前去校场演练,其中就包括我。

null

【辽东地区的卫所传统相较其他地区更为坚固,步兵完全是军官的奴仆】

演练的结果让熊大人膛目结舌。三十个精心挑选的鸟铳手只有一个人做到“上靶“,其余人等别说靶心连靶子都没打中。弓箭的演练也是不堪入目,火枪好歹只要点火即可,弓箭必须要有点力气。结果好多人连弓都拉不开,一些人勉强拉开弓箭,但射出去的箭矢是打飘的,哪怕靶子只有二十步都射不中。

熊大人这次气坏了,上书陛下大骂我们辽人不中用,还声称九万辽东明军只有三千可以一战。不过,后来熊大人还是体谅到了我们的难处。他亲自去仓库看过,发现好多米面已经糜烂,根本无法食用。很多士兵不得不吃着掺杂着沙子的饭食,就这还不能保证管够,当然没力气习武了。

null

【明军在面对女真时这么惨和明军已经彻底糜烂的后勤系统有着直接关系】

熊大人为此特地上书朝廷,请求拨款给辽东地区,重整后勤并补偿士兵军饷。当兵这么多年了,终于遇上一个厚道的官员,真心不容易啊!

结语

本文从秦唐明三个朝代的三位士兵的视角出发,解读了最底层的士兵的生活状态。秦军绝非一些人意淫的那样可以通过斩首达到最高。被他们视为标杆的白起是地道的贵族后裔,远不是一般民众所能比拟。而且,斩首的对象也不是一般士兵,而是贵族军官也就是“爵“。更重要的是秦国的官僚体系和爵位是不挂钩的,你可以获得爵位与土地,却无法得到权力。所以,军功制度并不能帮助底层人掌权。

null

【秦汉依旧是血缘贵族的天下,被很多人奉为偶像的白起和“帝王将相宁有种乎”的陈胜都是贵族后裔】

再说唐朝,虽然辉煌无比,但是底层士兵的生活依旧非常艰辛,被牢牢束缚在自家的田地上,无法自由移动,而且子孙后代也被限制。这点上和明朝没有区别,但李唐要比朱明大方不少,至少愿意给士兵军饷,而不是老想着要一支不花钱的军队。唐朝节度使的权力也远比明朝武将大,基本都是一方诸侯。他们对自己的根基——士兵,还是非常照顾的,所以总体情况要比明朝好不少。

null

【大头兵的日从来不好过】

最后的明朝就惨了。明初定下的国策就是要军人和他的家庭付出,却不愿意让他们得到。所以有明一代逃兵现象非常严重,很多关隘甚至连一半人都没了。文中所说的熊廷弼抽查也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可见明末的辽东军已经糜烂到什么程度了。

总结就是历代的底层军人地位和物质其实都不高,毕竟将领的地位和士兵的地位不能等同。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